你当前的位置:首页-企业风采

中秋夜 他在天边思念 我在车间奋战

作者:应福根 张 博    来源:时代汽车        发布日期:2016-09-19


    钳子扳手螺丝刀,直管弯管老虎钳……这些家庭必备工作必须的简单工具,除了只能接接线装装产品外,是不是还可以让它们变得更浪漫更诗情画意一些?



    当然可以。中秋之夜圆月之时,航天重型工程装备有限公司(简称航天重工)装配工人刘星,就是用这些工具拼成了“中秋快乐”,把深深的祝福通过微信从遥远的矿区发回公司,顿时让一些毫无生机的东西突然间变得生动起来,他这个独一无二的创意通过朋友或工友的连轴转发,一时间吸引了众多的眼球,收获了无数的点赞。

    月圆香飘在他乡
    高山落幕,晚虫低吟,还有那轮戴着面纱出来漫步的圆月,衬托出伫立在山头的那个无限孤独的人。
    他的目光一直停止在遥望的远方,他努力地把眼睛睁大,一动不动地穿行在天际之中,就算是望得眼睛发酸发胀,他也不肯把目光收回。
    矿工兄弟回家了,外来矿区保障人员也回家,唯独他一个人还在。一个人的中秋,孤独得就像天边的那轮圆月。
    一声叹息,仿佛来自天边,又好像来自草丛,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叹息。或许是配合晚虫的低吟,或许是迎合远方吹来的晚风。
    就在航天重工电装工人、防爆电动无轨胶轮运输装备矿区保障队员刘世祥被定格在一幅如泣如诉的画面中,手机突然发出了悦耳的铃声。
    “老公,你还好吧?”接到千里之外的妻子打来的电话,刘世祥有点小激动。
    “我很好很好,你呢?”停了一会,刘世祥接着说,“真不好意思哈,你刚来就让你一个人过中秋。”
    结婚不久,妻子辞掉原来的工作,只身来到航天重工上班还不到两月,就要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独自赏月,刘世祥的喉咙像被堵了点什么。
    “我挺好的。逛逛街呀,买买便宜货呀,再看一场电影呀,挺好的。”话很轻松,但刘世祥分明听到电话那端的抽泣声。
    过了许久,声音再次从电话那端传来。“老公,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保重自己呀,中秋节要多吃点好的。”
    “放心吧,我一个爷们没什么的。”说完,刘世祥故作轻松笑了几声。“再说了,还有好多矿工兄弟一起过节呢,大家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停了一会,看着远处小镇空中飞舞的烟花,刘世祥把手机举过头顶,“老婆,你听,这里可热闹了。”又停了一会,刘世祥匆匆地说,“老婆,矿工兄弟叫我呢。”
    匆匆地挂断电话,匆匆地跑进旅馆,然后“咚”的一声倒在床上。他不想让月亮看到他的泪奔,也不想让晚风为他擦去眼角的泪水。
    来到矿区为全球首款防爆电动无轨胶轮物料运输车实物装载保障一百多天了,虽然有着太多的思念太多的艰难,但只要想到这台车寄予着航天重工大多的希望,也寄予着用户大多的希望,刘世祥心中就会产品一种莫名的自豪。就算是心中有万般愁绪,也会伴随着专家和用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现代绿色矿井环保智能辅助运输装备”、“让矿工兄弟呼吸上清新空气”的赞叹声,融化在晴朗的蓝天下。
    想到这,刘世祥从床上坐起来,再次走出门外,站在圆月下,让自己的泪水化着空中朵朵绽放的烟花,在晚风中飞舞。他赶紧掏出手机,给同样孤独的妻子发了一条微信:
    矿区保障,不见车间繁忙,梦醒人在他乡。女人渴盼,聚集男人目光;遥望千里,明月寄托衷肠。无怨无悔,只争明日春光;责任在肩,男儿理应担当。思念虽苦,只有暂放一旁;任务完成,插上回家翅膀。

    陪你一夜没商量
    寂静的郊外,闷热的工房,还有天边那轮朦胧的月亮,让那些烦燥的情绪没有了一点脾气。
    防爆运输车改制进入尾声,只等电气箱控制仓今晚接完线后,明早赶工完成最后的装配。可今天晚上呢?就算是全部留下来,电装班在家的也只有5个人呀。
    “人少咋的呀?人少也照样完成任务。”刚从矿区车辆服务回来的90后谢帆帆有点不服气。
    “是呀,又不是头一次熬夜。”班里唯有的两朵金花也不甘落后。
    他们的激情,仿佛要把天边那轮灰蒙蒙的月亮点亮。
    班长李四洋笑了笑,副班长李煜也笑了笑。
    “好吧,就看你们的了!”李四洋说。“困了累了就说一声。”
    女同胞耐性不大,90后也没多少耐性,他们还没有打持久战的经验。不到十二点,一联串的哈欠从他们嘴里呼出,划破了深夜郊外的沉寂。
    “你们收拾一下回去吧。”李四洋吩咐李煜,“你带他们回去,把每个人都送到家门口。”
    “我留下来陪你”。李煜说。“我们自家的车,司机会把他们送到家门口的。”
    “你老婆刚来不久,不能让她一个人过节,还是先回去吧。这段时间总加班,你老婆一个人来到这里想出去玩都找不到地方。”李四洋说。
    “她都已经习惯了。”李煜苦笑着说。
    接送的车辆开进了车间,90后、女同胞坐进车后,不停地向班长挥手。
    少了青春派,车间里的气息瞬间降到了零点。
    “也不知道中国残奥团得了多少块金牌。”李四洋首先打破沉寂。
    “对了,一会有游泳比赛,那可是我的最爱呀。”李煜说的时候,深深叹了口气,为看不上游泳比赛惋惜。
    从游泳到田径,从大球到小球,从孩子到老婆,从产品到发展……他们就这样有一扯没一扯的闲扯着。扯着扯着,车间里突然就没有了声音,静得都能听到汗珠摔落在地上的“滴答”声。
    “你是不是睡着了?”李四洋有气无力地问。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李煜的精神头也不足。
    “咱们出去看看月亮吧。”
    “走吧。”
    天空悬挂的月亮像蒙上了一层灰尘,远没有以往十五的月亮洁净,让人一下子就多愁善感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娘两在做什么。”李四洋说。
    “可能都睡了吧。”李煜再次看了看天,“我们的运气真好,今天的月亮不圆不亮,明天我们就可以和老婆孩子看个大月亮了。”
    “是呀是呀,就连月亮都很照顾我们呢。”旷野的微风有点冷,李四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走吧,早点干完好回家。”
    采编手记:无论是天涯还是眼前,在航天重工就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舍得。舍得付出,舍得奉献,舍得牺牲……当他们认为需要舍弃的时候,便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个人的一切,以便换取公司最大的发展!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第1页 共1页】
搜索
  • baidu
    互联网 www.cnautotime.cn
时代车影
2017华中车展美女
2017长春车展美女
2017成都车展美女
2018北京车展美女
2017上海车展美女
2017武汉车展美女
2015广州车展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