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企业风采

在阳光堆起的地方

作者:通讯员 张 博    来源:时代汽车        发布日期:2016-09-14


    编者按: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无论工作多么繁忙,他们脸上总忘不了要绽放阳光般的灿烂。就算是一个人坚守在茫茫的矿区,也不会忘记通过手机传达他们欢快的笑声。



    航天重型工程装备有限公司的生产工人们,在面对繁重任务的时候,绝对不会把艰辛写在脸上,而是用暖暖的笑声陪伴同伴渡过每一个快乐的时光。


    装配现场响起“重工播报”
    “这个不能先装下面,先把上面销轴装好了,再用一个叉车托起车架,另一个叉车慢慢对正装下面的摆动臂。不然,又会像上次一样,对不正来来回回的装了又拆。”在363吨矿用车装配中,检验员周文璨提出的方案,让伤透脑筋的钳工班众人眼前一亮。
    “第一次不会、不懂没关系,下一次一定要把它弄懂做好。”这种年轻人不服输的态度,就像童年喜欢看动画片那样,一部片子反反复复看个没完,直到把自己喜欢的故事内容了解得一清二楚才肯罢休。
    由装配钳工华丽转身为检验员的周文璨,每天依旧在车间和装配兄弟们“混”在一起,为产品质量把脉,为装配工人把关,以免出现重复性的问题。
    最大转向角,转弯半径,刹车距离……改制完后的防爆运输车,各项基本参数都要重新测量,而留给周文璨测试数据时间并不多。
    “现在不仅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还要对装配兄弟们付出的辛苦和他们装配出来的产品质量负责。”无论是对产品还是对兄弟们,周文璨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周检,都升迁了,有办公室不好好呆着,成天来现场干啥呀?”兄弟们常常这样调侃周文璨。
    “看看你们多不厚道,我才走几天呀,你们就这样赶我走啊!”虽然满脸的“愤怒”,但周文璨心里却很享受兄弟们的这份情。
    “这不是看你衣服都汗湿了吗?叫你小子去休息休息还不好呀。”兄弟们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没忘手里的活。
    “你们这帮家伙的衣服不是湿得更厉害吗?你们都能顶住我能不行吗?”听到兄弟们调侃般的关心,满满的幸福涌上周文璨的心头 。
    “重工播报,重工播报。”那天,在防爆运输车改制完成后,围着防爆运输车跑得气喘嘘嘘的周文璨一本正经地学起了新闻联播:“根据测量,所有数据完全符合要求,接下来进行跑车试验,跑车试验完成后再测量数据。”装配现场的兄弟们在懵圈了几秒钟后,突然一下子乐翻了天,一天的疲惫被周文璨并不标准的“男高音”播报“吓”得无影无踪……

    夜幕下的绿豆汤
    “没事的,放心吧,防爆车就交给我俩了,就算是晚上不回家也保证完成任务。”晨会上,看见班长姜波因363吨矿用车和1501批防爆车同时开工人员不够而愁眉不展,装配工王鹏安慰班长。
    这些天,好几个人去矿区保障服务,363吨矿用车装配人员又抽不出时间,加上前些时几个人转岗离开,眼下防爆车装配现场只剩下了王鹏和徒弟。
    今年航天重工防爆电动车有批量生产,大吨位矿用车交付也迫在眉睫,两个产品形成了并驾齐驱的态势。好在负责防爆电动车液压系统装配的王鹏,早就练好了一身过硬的装配技术,对整台车的结构件和液压件装配了如指掌,独立装配整台车也不在话下。
    “我是党员,在这个时候就得冲上去,不能让班组成员因为人员少而泄气。”王鹏说。“我们的产品有了批量不容易,就算是掉几斤肉也得把任务完成。”
    昨天在防爆电动车装配线上看到王鹏的时候,他正一手拿着图纸一手拿着零件耐心的指导徒弟冯柯。“这是所有井工矿液压系统部分图纸,你好好看下,先跟着我一起装。”
    “这样液压管路不会跟减速机干涉了吗?这根管路是直接走过去吗?会不会跟上面这根干涉……”有着十万个“为什么”的冯柯不停的问师傅。
    “这跟管路贴着减速机弯过去;这根管路需要向左90°再跟着车架管夹走……等下你看我走一遍就知道了。”王鹏不厌其烦的回答徒弟的问题。
    连续几天的高温橙色预警,王鹏带着徒弟对5台车同时进行装配,一刻也无法离开现场。不管是结构件还是液压件,小到一颗螺栓螺帽,都会提醒徒弟注意装配顺序和要求。
    “师傅,天气这么热,您喝杯绿豆汤休息一下吧,我来装。”手里拿着绿豆汤的冯柯蹲在车前,对趴在车底满身大汗的师傅说。
    “绿豆汤先放这吧,我把活干完再喝。你先去休息一会吧,看你汗出的,衣服都湿完了。”将徒弟劝去休息后,王鹏继续趴在车下干起了活。
    夜幕降临,一缕月光透过窗户辉映在车间的车架上,王鹏依旧趴在车底,那杯满满的绿豆汤依旧放在车旁……

    “老男孩”的牵挂
    四十刚冒尖,虽然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着急得多,但挂在肉嘟嘟脸上的笑容,总能给人一种喜庆、暖暖的感觉,使人觉得一种正能量无时不在散发。
    “哎,褚师傅回来了,这次出差怎么这么久?”在矿区出差三个月的装配钳工褚启洪回来了,大家纷纷上前打招呼。
    “矿区少不了人呀。我们把矿区车辆保障好,客户看到的成果才会要我们的产品呀,所以就待久了点。”
    那天走进车间,刚从矿区回来的褚启洪还没来得及换上工作服,就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向自己跑过来。
    “你赶紧回家准备准备,运输车在矿区出了点问题,领导说还得你去。辛苦了!”还没缓过气来的钳工装配班班长姜波就冲褚启洪挥了挥手。
    “没关系,我马上回家收拾行旅,矿区跑车可不能停下来。”褚启洪本是笑容的脸上,一下子透出了些许的严肃与焦急。
    一个人出差矿区总是有寂寞难耐的时候,自称“90后”的原班组成员周文璨总会不时的打电话过去调侃一下他口中的“老家伙”。
    “老家伙,车子在矿区跑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呀?”
    “谁是老家伙,我18岁好不好?有我在矿区车子能有问题吗?不过充电桩倒是出了点问题,充会电就跳闸。公司正在买新的充电桩,不过眼下还得白天跑完车,晚上就得守在车前充电了。”
    “老家伙,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呀。孝感新开了一家餐馆,味道特别好,回来我请你。”
    “放心吧,回来一定把你吃穷。”一连串的“贼笑”从电话那端传来。
    一个在车间,一个在天涯,两老爷们一阵“海天胡吹”,羡慕得皎洁的月光都时不时的要躲进云层。
    长年累月出差矿区,车子有问题了一个人解决,需要改制一个人拆一个人装,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琢磨一个人摸索,然后把一套总结出来的装配技巧拿出来与兄弟们共享。
    车架铰接式链接,对接车架的时候总是难以平稳对接,费时费力。褚启洪在矿区摸索出了一个十分实用的方法:用手拉葫芦与吊车和车架连接,然后利用手拉葫芦慢慢的找平、对接,一步到位。
    “真有你的,好棒棒哒耶!”班组老少爷们一个个卖起萌来。
    “开玩笑,不趁着年轻琢磨点技术,以后怎么把你们这些真正的老男孩赶回家呀。”当温暖的笑容从褚启洪脸上升起的时候,爽朗的笑声也同时在车间爆炸……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第1页 共1页】
搜索
  • baidu
    互联网 www.cnautotime.cn
时代车影
2017华中车展美女
2017长春车展美女
2017成都车展美女
2018北京车展美女
2017上海车展美女
2017武汉车展美女
2015广州车展美女